首页 > 情感故事 > 男妓的心声--与客人疯狂做爱

男妓的心声--与客人疯狂做爱

 小陶是天水人,今年24岁,曾做过8个月的男公关。说起做男公关的原因和感受,小陶显得有点疲惫。在他和记者“合谋”的一次男公关应聘过程中,记 者得知,要做一名男公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即使做了男公关,那样的生活对他的精神和身体都是一种煎熬,甚至于过的是和外面的人“绝交”的封闭生活。

  线人给我们兜圈子

  6月13日午时,记者在南关十字的车站见到了小陶。他中等身材、眉清目秀,算得上是一个帅小伙。在大体了解了小陶的情况后,记者和他一起来到事 先约好的地点和线人见面。这个在酒吧里认识的线人准备介绍小陶到酒店去当男公关,我们约好下午3时在双城门车站和酒店老板见面。

  下午3时,我和小陶准时到达约定地点,但却没有见到线人和酒店老板。大约等了10分钟后,小陶给线人打电话询问情况,但线人说他很忙,要他到中 街子等他。随后,我们又来到中街子。和前面一样,等了一段时间后,线人又让我们到亚欧前面等。忍着耐心,下午5时我们到了亚欧。但线人仍不肯出现,又给我 们定了一个地点——西站。这次,线人总算来了。那人见到小陶和记者后,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,之后只简单地说“后天下午8时到某酒店上班”就走了。

  小陶告诉记者,他第一次应聘公关时也是被兜了好几圈子才见到线人。

  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

  小陶说:“我从去年5月就开始在一家宾馆里做男公关了,但做了8个月后,由于家里出了一些不幸的事,我离开了宾馆。因为母亲的眼睛已经快花了,明年就要考大学的弟弟,脑子里又长了一个瘤,他们需要我的照顾。当然,我也厌倦了做男公关,那样的生活几乎与世隔绝。”

  谈及做男公关的生活,他显得很无奈。他说,刚进去的时候,老板要看身材、长相,还要考验他的说话能力,最后还有一关考试:就是让他在客房里接待 第一个女客人,通过女客人的反映决定对他是否录用。这些考试都过关后,第二天他就正式上班了。男公关都比较年轻而且长相好看,着装统一整齐,每个人都配有 一个工号,彼此不知道真实名字,也很少问到别人的收入。

  男公关中,坐台的一般一次200—300元,出台的一次700—900元。其中30%—50%由老板提取。小陶说,尽管挣的钱不少,但他们的生 活范围有限,一般很少和外面的朋友联系,老板也不会让他们随意出去。这样,男公关的活动除了晚上给女客人提供色情服务外,白天都在客房里休息。他无奈地 说:“在那段时间里,过的真有点像人不是人,鬼不是鬼的生活,整天不能(敢)和别人联系、接触,被固定在一个圈子里”。小陶说,来做男公关的年轻人,刚开 始都觉得很新鲜,时间一长,都会感到精神疲倦。


本文关键词:男公关是什么样的,男妓日志

广告联系请电邮至 contactdl#163.com
黔ICP备15005322号-5 Copyright © 2010 - 2016 两性私房网   www.sifangsex.com 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