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两性新闻 > 第一次给了一个混蛋

第一次给了一个混蛋

  初识冬时,是在1990年大一寒假结束之后。随后的每个周末,冬都会到我们学校来找我玩,我们或是去跳舞,或是去看电影,每次都玩得很愉快,给单调紧张的大学生活增添了一些亮丽的色彩。

  接触多了,我们的话题越来越广泛,有一次他竟然和我探讨“性爱”这个敏感的话题。虽然我已上了大学,但对于性知之甚少,觉得那是很神秘的事 情,是结过婚的人的事情。冬的观点和经历把我吓了一大跳,他说:“爱是建立在性的基础上的,无性谈不上爱,无性的爱不会长久。”他说上高三的时候,一个学 姐喜欢他,他们发生了性关系。高考后的那个暑假,学姐怀孕了,他陪她去医院人流。听他讲得很轻松,毫无羞愧自责之心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这事给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。但随着彼此交往的日益频繁,我对他的依恋之情却与日俱增,先前的阴影也就退而居其次了,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。

  一个星期天,我们去赣江边玩,那里空旷、宁静,景色秀丽,正当我陶醉地望着远方的景致时,冬从背后抱住了我,强吻起来。开始我拼命地反抗,怎 么也挣脱不开,渐渐地我觉得被他的吻融化了,我已不属于自己,在他想得寸进尺的时候,我清醒了,大声叫道:“不,否则我会永远恨你!”他知道我的性格,就 收了手。

  随后的日子里,一有机会他就想将战线向前推进一步,但都被我拒绝了,我不想在学生时代越轨。他说我对生活有热情但没激情,说我心静如水,简直不可思议。无论他怎样对我说教,我坚守自己的阵地。

  毕业后我们分回了各自的家乡,常常通信互诉衷情,并未因分离而感情疏远。春节前他邀请我正月十五去他那里玩,我答应了。我去时他同宿舍的人休 假还没回来,他让我住在宿舍,我有些犹豫,他保证说像以前一样,不会动我的,我这才放了心。可是半夜他却悄悄爬上了我的床。我推脱说:“今晚不行,一点安 全措施都没有,我怕怀孕,明天再说好吗?”他答应了。

  第二大我们在街上乱转,想买些避孕用品,但没找到,只好失望而归。晚上他再次提出要求,并向我保证决不会让我怀孕,他体外排精,我勉强答应 了。我的第一次很痛很痛,没有一点快乐,我偷偷流了泪。不知道他的欲望怎么那样强烈,一个晚上竟折腾我好多次,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被强奸。

  那几天,每天晚上如同受刑,白天昏昏欲睡。虽然从心里讲我是爱他的,可是他过度的性欲望使我简直不能忍受,他怎么一点也不爱惜我?也不问问我的感受?

  假期结束了,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厂里。怕什么有什么,我怀孕了。我赶快给冬寄了封快信,让他快点来。我心急如焚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等了他十几天,他居然没来,我简直恨死他了,对他所有的情爱转瞬间化为乌有。

  再拖就不能流产了,我请了半天假,挑了离我们厂较远的一家医院做了人流。之后我给他寄了最后一封信,信上只有几个字:“我永远不会原谅你!”
本文关键词:第一次给了谁

广告联系请电邮至 contactdl#163.com
黔ICP备15005322号-5 Copyright © 2010 - 2016 两性私房网   www.sifangsex.com 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