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两性新闻 > 走近变性手术台的男孩

走近变性手术台的男孩

  近日,亚洲惟一一家有关“性”与“性别”的整形美容外科治疗中心——中国医学科学院性别重塑中心在北京成立。

  走进中国医学科学院的性别重塑中心,想见到中心的陈焕然博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因为他几乎一整天都会呆在手术台上塑造被他称之为“作品”或 者“宝贝”的变性人。中心成立的消息传出后,每天都会有人到中心来咨询,热线电话更是一个接一个。记者刚一见到他,他便劈头扔过来一句话:“你这张脸整体 上感觉还行,就是鼻梁太低了,要修一下会更漂亮。”

  陈博士的同事笑着问记者:“你们是不是来打假的?3·15打假,最该打的就是陈焕然,因为他的‘作品’都是改装货。”

  五类人该做变性手术

  陈博士告诉记者,提起变性人许多人都会想到五个词:流氓、变态、人妖、同性恋、精神病。其实这些病人只是“性中枢系统”出了毛病,他们觉得自 己是个女(男)的,可身体偏偏却长成了男人(女人)的样子,常年承受着来自心灵和肉体的压力,有人甚至想到死。他常对心神不安的病人说:“不要怕,你有 100扇门,99扇都开关自如,只有一扇门有点小故障。”而陈博士要做的就是把那一扇门修好。

  一个18岁的天津男孩儿,曾自杀过两次。他眉清目秀的,举手投足都是女儿相。带他来的父亲满眼血丝,跟陈焕然说,别人家的孩子都没事儿,怎么 偏偏就摊在我的头上了呢。陈焕然问,你到底想要一个死的儿子还是要活的女儿。父亲思前想后,最后同意儿子做手术。出院时,父女两人都高高兴兴的,父亲说: “没了儿子,可领回个漂亮的女儿,我脸上也有光。”

  一个武汉的女孩想变成男孩,陈博士问她:“做女人怎么不好?”那女孩当时就急了:“你知道我每天做的是什么梦吗?”

  据了解,需要做变性手术的人大致有这样五类:

  一类是心理上的疾病,由于种种因素(目前病因尚不清楚),病人的自我认知性别是错位的,本身是男孩的认为自己是女孩,本身是女孩的却又认为自己是男孩,这就是通常所说的“易性癖病”;

  第二类主要是生理上的的两类畸形,这类人一般都会有两套生殖器,需要他长大以后认定自己应该是男还是女;

  第三类是指定性别,这里又包括两种,一种是由于父母、祖父母因为种种原因从小就把孩子当成异性来养。一般来说,孩子在2—3岁就对自己的性别 有了明确的认知,由于被误导,导致他们对自己性别的认知与生理性别不同。还有一种是由于医务工作者自身的素质不高造成的,他们不清楚一个人的性别在他将来 的生活当中是多么的重要。往往接生的医生或者农村的接生婆在接生时,看到有些性器官发育不是十分完全的小孩,也搞不清楚这孩子该是男还是女,就不负责任地 胡乱写上一个,孩子长大后才发现搞错了;

  第四类就是外伤性的,有些人由于烧伤、烫伤或者车祸把生殖器完全破坏掉了,需要重新建立性别;

  第五类就是我们通常说的“男人婆”、“娘娘腔”,一些健康的人群,他们的性别特征不是很明显,严格地说他们需要的是美容手术。据陈博士估计,按照中国估计的发病率,应该做变性手术的发病人数也要以万数来计。
本文关键词:变性手术

广告联系请电邮至 contactdl#163.com
黔ICP备15005322号-5 Copyright © 2010 - 2016 两性私房网   www.sifangsex.com  版权所有